新重活一次 > 都市言情 > 重活一次 > 第1720章 走投无路
    “Shit!”

    约翰*拉姆齐狠狠的将电话拍在桌子上,力气之大,几乎要将面前的电话给拍碎了一样。

    但即便是【重活一次】这样,也丝毫都没有将他内心里的愤怒减轻半点。

    距离他第一次给徐小强打电话,要求他支付尾款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但是【重活一次】徐小强那边始终都没有半点动静,自己账户里面也是【重活一次】一分钱都没有见到。

    这就不由得让他无比的愤怒了。

    之前的时候,在这场交易当中,他一直觉得徐小强是【重活一次】上赶着来求自己将岛卖给他的,所以他在心理上一直都处在一种优势地位,觉得只要自己这边一通过,徐小强那里肯定会迫不及待的把尾款打过来,然后完成这场交易。

    正因为是【重活一次】有着这样的自信,他才敢于在交易没有完成的情况之下,明明自己的生意已经陷入到了困境当中,他却依旧敢于将部分资金调动出来,投入到期货市场当中。

    但是【重活一次】现在,那笔尾款居然迟迟都没有消息。

    这就让他又着急又愤怒了。

    他等得起,可他的生意等不起啊,现在每一天,各种催款的电话快要将他的手机给打爆了,甚至原本好不容易拓展出来的销售网络,现在已经绝大多数陷入到了瘫痪当中。

    在美利坚,人们都是【重活一次】最实际的,有钱什么都好说,没有钱,呵呵!

    再也等不下去的约翰*拉姆齐不得不再次给徐小强打电话催促一下,然而却并没有接通。

    开始时的一次,还让拉姆齐觉得,是【重活一次】不是【重活一次】自己打的不是【重活一次】时候,兴许电话刚好不在徐小强身边,可是【重活一次】一连几天,电话始终都没有接通,到了这个时候,约翰*拉姆齐总算是【重活一次】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了。

    而现在,他胸膛里面满腔都是【重活一次】怒火,他让徐小强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给激怒了。

    要不是【重活一次】他的话,自己会冒那样的险么?甚至为此还得罪了比尔*微阮,得罪了白宁远,现在可倒好,自己生意陷入困境了,急需那笔恰局鼗钜淮巍慨,对方却玩起了消失。

    若是【重活一次】能够找到徐小强的话,约翰*拉姆齐真的是【重活一次】恨不得将他给一口咬死,简直就是【重活一次】把他给害惨了啊。

    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重活一次】他根本就联系不上徐小强。

    察觉到这一点之后的约翰*拉姆齐,几乎在第一时间购买机票,直飞纽西兰,然而任凭他在奥克兰那边翻了个底朝天,却依旧没有寻找到任何徐小强的踪迹,所有的联系方式也是【重活一次】无法联系上他,徐小强就好像是【重活一次】人间蒸发了一般。

    此时的约翰*拉姆齐,真的是【重活一次】急红了眼。

    他的生意,是【重活一次】真的经不起这般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了。

    必须得尽快寻找到资金,然后将已经陷入到泥潭当中的生意盘活过来。

    他立即给自己平日里交情不错的那些朋友们打电话,想要从他们那里筹措一部分资金来解决燃眉之急。

    然而在西方这些国家里面,即便是【重活一次】关系再亲密,一旦涉及到钱的方面,一般来说都很难会有什么慷慨解囊的举动。

    所以尽管他的那些朋友们平日跟他的关系还算可以,但是【重活一次】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却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愿意伸出援助之手。

    除了刚刚所说的那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约翰*拉姆齐的生意陷入到困境已经不是【重活一次】一天两天的事儿了,现在又陷入到了这般境地,谁又敢保证他以后就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能够缓过来?万一他的生意依旧没有什么起色,甚至到最后破产,那么他们所借出来的这笔恰局鼗钜淮巍慨,无疑等于打了水漂。

    接连碰壁的约翰*拉姆齐,彻底的有些慌神了。

    若是【重活一次】没有资金注入到自己的生意当中,那么等待他的,就只有破产一条路。

    在已经见证了成功的风景之后,他可不想再重新跌入到困苦当中。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自己的生意陷入到停滞当中。

    可在现在已经无处举债的情况之下,想要筹措到足以盘活自己生意的资金,想来想去,就只有曾经有意向购买自己海岛的白宁远了。

    既然现在他已经跟徐小强失去了联系,也就意味着,这桩生意是【重活一次】肯定不能进行下去了,那么白宁远显然是【重活一次】一个最好的人选。

    只是【重活一次】在想到这里的时候,约翰*拉姆齐的脸上又不由得露出了几分尴尬的神色。

    之前,因为这桩海岛购买的生意,他的出尔反尔,弄得他和白宁远之间有了一些不愉快。

    虽然当初的白宁远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但是【重活一次】他又不傻,任凭是【重活一次】谁遇到这样的情况,不气炸了才怪。

    别看现在他对于金钱的渴恰局鼗钜淮巍矿已经到了一个相当的地步,但是【重活一次】要让他直接对白宁远开口,重提这桩交易,他又觉得有些难为情。

    在这桩交易当中,双方的地位,已经从之前那时发生了改变,现在可是【重活一次】他求着白宁远来买了。

    在一番纠结之后,约翰*拉姆齐最终还是【重活一次】强打起精神,拨通了比尔*微阮的电话。

    在他看来,他跟比尔*微阮的交情可不是【重活一次】一年两年了,虽说是【重活一次】在之前的这场交易当中,他狠狠的坑了比尔*微阮一把,让比尔*微阮连带着在白宁远面前丢了面子,但是【重活一次】他觉得,比尔*微阮好歹也是【重活一次】自己的老熟人了,在面对他的时候,自己勉强还能拉下脸来,想必他就是【重活一次】看在这么多年的交情上,帮着自己向白宁远说说情应该还是【重活一次】可以的吧。

    等待接通的嘟嘟声总算是【重活一次】响了起来,听着听筒里面的声音,约翰*拉姆齐有一种无比煎熬的感觉,每过去一秒,他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勇气便会减少一分。

    他不知道,比尔*微阮会不会像自己所想的那样,愿意帮助自己,甚至他愿不愿意接自己的电话似乎在眼下看起来都是【重活一次】一个问题。

    此时,要说约翰*拉姆齐心中不后悔那是【重活一次】不可能的,为了那区区四百万的微末利益,自己将自己陷入到了这样一滩麻烦当中,他简直就要后悔死了。

    可是【重活一次】在这种情况之下,再去后悔也没有什么用,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想方设法的去解决现在所面临的麻烦。

    “Hello~”在一番艰难的纠结之后,电话那边总算是【重活一次】想起了一个让约翰*拉姆齐盼望已久的声音。

    虽然电话那边比尔*微阮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几分陌生的味道,显然他对于自己有些不太待见,但是【重活一次】在这一刻,约翰*拉姆齐简直有一种要流着泪亲吻比尔*微阮的冲动,

    他简直就是【重活一次】自己的天使啊!

    “比尔,是【重活一次】我,约翰,你有时间么?要不要一起出来打乒乓球?”约翰*拉姆齐用自己最为真诚的声音,向着比尔*微阮邀请道。

    乒乓球是【重活一次】比尔*微阮业余时间里面比较喜欢的一种运动之一,他的这个爱好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约翰*拉姆齐觉得他之前和比尔*微阮的关系有些尴尬,所以便想要从侧面将局面打开。

    “我最近有些事情,抱歉!”比尔*微阮略微沉吟片刻之后,便拒绝了约翰*拉姆齐的提议。

    约翰*拉姆齐听得出来,比尔*微阮似乎并不怎么想要跟自己交流的意思,想想也是【重活一次】,自己之前的那番所作所为,让比尔*微阮在白宁远的面前可以说是【重活一次】丢尽了面子,他好歹也是【重活一次】蝉联全球首富十几年的大亨,这般被人耍弄,心中肯定会不爽,若非是【重活一次】自己跟比尔*微阮认识多年的话,这个电话他恐怕也不会接的吧。

    “好吧,比尔,之前的事情,让你为难了,我很抱歉,我也不是【重活一次】故意想要这样做的,你也知道,我的生意正面临着极大的困难……”约翰*拉姆齐犹豫了一下,然后放低了姿态,对着电话那边的比尔*微阮用略带一丝可怜的语气开口道。

    电话那边的比尔*微阮并没有开口,不过也没有挂断电话,这番默认的态度,总算是【重活一次】给约翰*拉姆齐带来了几分鼓励。

    他清了清嗓子,然后再次对着那边的比尔*微阮声情并茂般的开口道:“但是【重活一次】想不到那个家伙骗了我,签下合同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我的生意急需要资金,若是【重活一次】不能完成交易获得资金的话,我一切就全完了,比尔,我亲爱的伙伴,我想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一无所有吧……”

    比尔*微阮下意识的想要讥讽他几句,毕竟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重活一次】他自己咎由自取,但是【重活一次】想起两个人好歹也是【重活一次】认识了这么多年,那些到了嘴边的话,最终还是【重活一次】没有说出来,沉默片刻之后,才对着约翰*拉姆齐问道:“你想要我怎么做?”

    “能不能帮我再联系一下白先生,我觉得,可以的话,他还是【重活一次】一个比较不错的交易对象,现在,也只有他能够将我从困境当中解救出来了……”约翰*拉姆齐对着比尔*微阮说出了自己的请求,然后紧张的等待着比尔*微阮的答案。

    在听到约翰*拉姆齐的话的时候,比尔*微阮几乎下意识的就要骂出声来,先前坑了他一次还不够,还想着再坑他一次么?但是【重活一次】想想刚刚约翰*拉姆齐那低三下四的语气,再结合这段时间听到的那些关于他的传闻,他叹了一口气:“我尽量吧……”

    今日第一更,求订阅!
友情链接:回到地球当神棍  中华养生网  工作总结  武道孤圣  最强狂兵  极品全能学生  逆剑狂神  民国谍影  全球高武  神豪之娱乐天下  中华养生网  天天美食  三国高校传  神道丹尊  作文大全  诡秘之主  tplink  超级神基因  天天美食  九御神王  名人名言  经典古诗词  修真聊天群  论文大全网  九重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