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重活一次 > 都市言情 > 重活一次 > 第1245章 心累的徐清茉
    徐清茉走出病房,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胸前的挂表,还有不到五分钟就要下班了,此时经过一上午忙碌,已经完全精疲力竭的她,就想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

    距离白宁远他们离开,已经过了二十多天,虽说是【重活一次】依旧有人对于自己的“狗屎运”耿耿于怀,不过那件事的影响也是【重活一次】在慢慢的减弱,同事们眼睛里的嫉妒和敌意也是【重活一次】消散了不少,最起码明面上,没有人再去故意对着自己指桑骂槐了。

    毕竟都是【重活一次】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再加上排挤她既没有什么用处,也没有什么意思,等到心中的怨气都平息下来之后,对于徐清茉也没有了那些恶劣的态度。

    最近天冷下来之后,摔伤的人也是【重活一次】越发多了起来,特别是【重活一次】以老年人居多,而人年纪大了之后,骨质疏松,摔倒之后就很容易发生骨折等现象,所以这段时间,骨科的病房里面,几乎快要住满了。

    病人一多,各种各样素质差异的人也就多了起来,医院小小的病房里面,几乎成为了一个社会的小缩影。

    而且现在的年轻人大都是【重活一次】独生子女,也都有着各自的工作,所以老人一旦住院,陪护便成为了一个难题,要知道,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长期请假根本就是【重活一次】一个不现实的事情,所以在病房里面陪护着的,大都是【重活一次】病人的老伴,老年人的动作毕竟不如年轻人那么灵活,很多原本应该是【重活一次】陪护家属所做的事情,便自然而然的全都落在了她们这些护士的身上。

    这样的结果,就是【重活一次】她们这些人的工作量,比起之前几乎增加了一倍。

    人都要累的半死了,哪里还有精力再去勾心斗角。

    当然,最让她觉得累的,还是【重活一次】病房里的那些奇葩们。

    譬如现在,此时她身后的病房门口那里,依旧不断的传出咆哮的声音来。

    这个患者是【重活一次】个不到三岁的小男孩,昨天晚上,他的父母都在玩手机,无人关注他的时候,他调皮去玩门,结果中指被门夹到,粗心大意的父母听到孩子的哭声这才发现,然而奇葩的是【重活一次】,他们觉得手被门夹了一下不算什么大事,大人有的时候不也是【重活一次】常常被夹到么,虽然有些红肿,他们也没有在意,直到今天上午,孩子的奶奶发现孩子的手指都有些发紫了,这才慌张的将男孩送到医院,一番检查下来,男孩的中指骨折并发生了移位,必须进行手术治疗。

    不就是【重活一次】被夹了一下手指么,怎么还得动手术?对于医院的决定,家属很不理解,他们几乎下意识的觉得,医院这是【重活一次】在故意夸大孩子的病情,为的便是【重活一次】要让他们做手术,多赚点钱。

    面对着家属满脸疑惑的质疑,医生只能从专业的角度对他们进行讲解,但是【重活一次】他们依旧是【重活一次】坚持己见,眼看着劝说不成,医生也只能尊重家属的意见。

    有的时候,作为一个医护人员,就是【重活一次】这般的无奈,明明家属的行为是【重活一次】错误的,但是【重活一次】毕竟选择权在他们的身上,医生只能够建议,却无法强迫。

    很多时候,医生的建议看似很简单,却很难用三言两语来讲清楚,因为这是【重活一次】医生在做了大量思考后给出的最优选择,虽然很多时候,因为病情而不同,医生的医疗经验也不尽相同,对于同一个患者的同样病症,治疗方案是【重活一次】不同的,然而一般而言,相同点却是【重活一次】要更多一些。

    不过事关自家孩子的健康,哪怕是【重活一次】家属们再不相信医院,还是【重活一次】就孩子的问题咨询着七大姑八大姨,期间孩子因为疼痛而苦恼不止,惹得原本心中便充满戾气的家属更是【重活一次】有些脾气暴躁了起来,开始埋怨医护人员没有给孩子的伤势进行处理。

    经过了长达一个多消失的询问,在亲属们的建议之下,他们最终还是【重活一次】决定动手术,但就算是【重活一次】这样,他们依旧是【重活一次】有些心不甘恰局鼗钜淮巍块不愿的,不断的质疑着医生对他们进行着的种种讲解,更是【重活一次】拒绝承担手术的风险。

    任何手术都是【重活一次】有风险的,哪怕只是【重活一次】一个简单的接骨,也要面临出血、感染等一系列不良事件的发生,甚至在麻醉的时候,也会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些伤害和并发症意外,这些东西,哪怕是【重活一次】在医学高度发达的今天,同样也是【重活一次】无法避免的。

    家属不签字,手术注定就无法进行,于是【重活一次】又僵持了下来,最终磕磕绊绊之下,手术终于进行了。

    而手术的过程同样也不是【重活一次】一帆风顺,因为孩子实在太小了,手指很细,哪怕是【重活一次】最小号的钢板对他来说都很大,所以没有办法使用,最终还是【重活一次】通过其他的方式,临时弄了一块固定好了他的骨头,可以说是【重活一次】费尽了医生们的脑细胞。

    手术出来之后,自然孩子便转入到了骨科病房当中,恰巧便是【重活一次】徐清茉所负责的病房,而这个时候,烦恼便落在了徐清茉的身上。

    由于现在正值骨折高发期,所以病房里面几乎都是【重活一次】满满的,因为受伤的是【重活一次】个小孩子,家属比较多,综合考虑之下护士长才在双人间里临时加了一张床,改成三人间,让小孩子住在里面。

    而病房里其他两个早就住在里面的病患,一个是【重活一次】摔断了腿,一个是【重活一次】踢球时受伤,眼看着受伤的是【重活一次】个小孩子,虽然两人间变了三人间,他们也没有表示出不满,但是【重活一次】很快的,他们就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起来。

    “大白天的看什么电视,声音这么大,烦死了。”

    小男孩的家属忽然起身,嘴中有些不满的嘟囔着,然后问也不问一句,直接站起身来将电视关掉,然后便施施然的回到了病床那边。

    另外的两个病号顿时一脸的郁闷,病房里并无什么消遣的活动,能够看看电视已经是【重活一次】很奢侈的事情了,特别是【重活一次】像他们这些腿上打了钢板还不能动的,而刚刚他们两个看的好好的,这招呼就不打一声就关掉是【重活一次】什么意思?

    下意识的将不满的目光转向那个小孩子的家属,但是【重活一次】人家压根儿就没有理会他们,依旧是【重活一次】在那里自顾自的哄着孩子。

    “喂,我说,我们看的好好的,你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直接关了,有点太没礼貌了吧。”

    那个踢球受伤的小伙子终究还是【重活一次】有些年轻气盛,忍不住心中的那些恼火,皱着眉头看着那孩子的家长说道。

    “看什么电视,没看到我家孩子刚刚动完手术吗,声音那么大,吵到他休息怎么办,这么大的人了,跟个孩子一般见识,有没有点爱心!”然而小伙子的话音刚落,那孩子的家长,就跟被激怒了一般似得,猛地站起身来朝着小伙子大声的吼道,看脸上那扭曲的样子,恨不得要吃了小伙子一般。

    原本因为今天在医院里,种种超出他们预想的事情便让她此时的心情十分的糟糕,这手术一动,可是【重活一次】意味着好几万没有了,这个时候那小伙子的抱怨传到她的耳朵里便觉得格外的刺耳。

    她顿时爆发了,就跟炸了毛的狗一般,朝着小伙子呲牙咧嘴指手画脚的,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冲上去抓花他的脸的架势。

    那伙子显然也不是【重活一次】个好脾气的主儿,若非是【重活一次】腿脚不灵便,恐怕这个时候早就冲上去教训这个泼妇了,好在还有身边那个摔断腿的中年男人好一番劝解,再加上听到争执声赶过来的徐清茉一番耐心劝解,这才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懒得再去看这一家子心中开始后悔为何当初要发好心的答应护士长的请求将他们安排过来,心里就跟吃了屎一般的恶心。

    这个时候,徐清茉将消炎药以及输液器带了过来,准备给小孩子挂上点滴,然而那刚刚才跟同一病房的病患吵过一架的家属再度爆发起来,以徐清茉给孩子打针会让他疼哭,而现在孩子不久前才动完手术,情绪刚刚平定下来,此时再哭的话肯定会一发不可收拾,而且对于病情的恢复也不好为由,坚决拒绝徐清茉的动作。

    要知道,手术之后的第一时间,是【重活一次】要立即挂消炎药的,以防止手术后的感染等一系列并发症的发生,所以在时间上的要求还是【重活一次】比较严格的,徐清茉百般劝说之下,家属却是【重活一次】始终坚持己见,而且被徐清茉劝烦了之后,猛地站起身来,径直指着徐清茉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算什么东西,别说了,我们说不打就是【重活一次】不打,哭的不是【重活一次】你的孩子是【重活一次】吧,你领导在哪儿,我要投诉你!”

    眼看着家属的情绪已经十分激动,徐清茉最终还是【重活一次】退出了病房,并向护士长进行了汇报,这种事她不得不如此做,因为别看现在家属这般说法,真要是【重活一次】因为没有打针的原因而引起了感染,这些家属又会将责任推到医院的身上,指责医护人员不给他们进行打针,这样一来,倒霉的还是【重活一次】她这个责任护士。

    像这样的例子,在医院里这几年里,她见得多了。

    虽然已经习惯,但是【重活一次】一想到这些,还是【重活一次】不由自主的觉得心累不已。

    换掉衣服下班,乘电梯一路来到一楼,刚一出门,便看到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她的心情便更有些不好了。

    “心情不好?需要疏导服务么?”

    一个笑着的声音忽然从耳边传来,让徐清茉不由自主的转过头,随即便看到带着一脸微笑的白宁远,正撑着一把伞,注视着她,缓缓的走到自己的面前……

    今日第一更,求订阅!

    感谢书友“白衣人。”500起点币,书友“厂西书虫壹号”、“书香门第之小书童”、“帅哥是【重活一次】我豆浆”100起点币的盛情打赏,鞠躬致谢!
友情链接:女性健康  笔趣阁  首富杨飞  重生修仙我为王  个性说说  回到地球当神棍  最强特种兵王  谎话大王  励志名人名言  开天录  天天美食  全本书屋  中学生阅读网  神级兵王都市行  武道孤圣  全民领主  超级无上神帝  毕业论文网  减肥方法  明末第一贼  步步生莲  全职高手  中华养生网  99养生网  全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