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重活一次 > 都市言情 > 重活一次 > 第1020章 争论
    张友东,华夏电力集团最年轻的副总经理。

    十年前,华夏电力进行了股份制改革之后,他便进入到了公司当中,最早从华夏电子投资公司业务处处长开始做起,经过了七八年的时间,爬到了现在副总经理的位置。

    华夏电力可是【重活一次】国内五大电力集团当中排名前三的企业,央企里的重点,里面的势力同样也是【重活一次】盘根错节,所以别看现在的掌门人是【重活一次】岑青,但是【重活一次】却并非是【重活一次】她的一言堂,里面很多职位的安排,都是【重活一次】高层博弈妥协的结果。

    张友东便是【重活一次】如此。

    作为岑家政敌之一的家族后辈,论年纪他还要管岑青叫一声“阿姨”,不过或许他也很清楚,现在的自己正是【重活一次】处在一个镀金熬资历的年纪,犯不着去跟岑青作对,所以尽管爬得快,他却是【重活一次】识趣的保持着低调,除了脚踏实地的工作之外,很少主动去触岑青的霉头,尽量保持着口碑,时间久了,岑青对他的存在也是【重活一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重活一次】她没有想到,张友东居然会在今天跳出来反对她。

    居然被一个后辈被冒犯了威严,还是【重活一次】在这种场合之下,要说岑青心中没有怨气,那是【重活一次】不可能的。

    不过她好歹也是【重活一次】多年摸爬滚打过来的,这点养气的功夫还是【重活一次】有的,所以只是【重活一次】淡淡的看着张友东,没有开口说什么,静静的等待着他的表演。

    “诚然,我不否认,新能源汽车是【重活一次】未来汽车展的一个趋势和方向,但是【重活一次】这个口号已经喊了二三十年,到目前为止,虽然各大厂商也是【重活一次】6续推出了自己的新能源汽车,但是【重活一次】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想要取代当前的内燃机汽车,并不是【重活一次】一个简单的过程,更重要的是【重活一次】,国家现在也没有相关的政策出台,而岑总所说的进入这一配套设施领域,不知道您有没有计算过,需要多少资金?”张友东看着岑青淡淡的说道,此时的他,没有了平日里的那份刻意的韬光养晦,而是【重活一次】变得充满了攻击性,就好似是【重活一次】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一般。

    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的话语当中还带着一份强烈的质问语气。

    只是【重活一次】还不等岑青有所回答,他便仿佛自问自答一般的继续说道:“我们华夏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光是【重活一次】县市区就有15oo多个,想要形成覆盖全国的充电网络,耗费的资金简直就是【重活一次】一个天文数字,在国家政策没有明朗之前,贸然进入无异于赌博,若是【重活一次】这个项目失败,浪费了如此多的资金,对于公司而言,绝对是【重活一次】一个毁灭性的打击,所以,我反对这个项目!”

    张友东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慷慨激昂的神色,他的话结束之后,现场先是【重活一次】一阵沉默,紧接着那些高层们,不由自主相互小声的讨论起来。

    他的话确实很有煽动性,之前的时候,岑青只是【重活一次】陈述了这个项目的前景,无疑是【重活一次】让人心动的,但是【重活一次】在张友东从项目失败方面着手进行分析之后,却又动摇了他们的心思,不得不让他们保持一丝谨慎的态度,毕竟投资失败的后果,他们谁都承受不起。

    会议室里的气氛顿时又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谁都不知道,张友东今天这是【重活一次】什么情况,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和岑青怼起来。

    别看他是【重活一次】被寄予厚望的政治新星,可他面对的,可是【重活一次】岑青啊!更何况,每年陨落的政治新星,不知道有多少,今天的他这是【重活一次】吃错药了?他到底是【重活一次】哪来的底气,想要跟岑青去对抗?

    更何况,就这个项目而言,这是【重活一次】岑青提出来的,不管成功还是【重活一次】失败,都跟他张友东没有丝毫的关系,就算是【重活一次】像他说的那样投资失败了,也不用他来背锅,他这是【重活一次】操的哪门子心?爱岗敬业也不用这样吧?

    总之,看到张友东这反常的样子,众人识趣的都没有表态,默默的看着眼前这满是【重活一次】火药味的局面。

    在情况没有明朗之前,保持沉默是【重活一次】最好的选择。

    “我看张总是【重活一次】不是【重活一次】有些小题大做了?我前面已经说过,就电动汽车的市场问题,我已经进行了细致的考察,关于考察的详细情况,各位的手中都有书面报告,可以预见到,这个产业将会在十年之内就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譬如这次作为我们合作方的emp,它所在的琅琊市,由emp生产的电动巴士,已经在今年3月份便投入到了运营当中,半年多来,反响十分的良好,眼下,琅琊这边引进电动巴士充当公共交通工具的模式,已经藉由琅琊市政府向着周边城市推广起来,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电动汽车市场正在国内逐步的展开,而政府在其中起到的引导作用也是【重活一次】十分重要的,前景毋庸置疑,至于张总所提到的国家政策,想要获得成功,务必是【重活一次】要有一些冒险精神,提前布局,而真要是【重活一次】等到政策明朗下来之后再进入,那会还有我们的菜吗?一味的稳妥,是【重活一次】无法赚到钱的!”岑青终于开口,对着张近东淡淡的反驳道。

    虽然她的语气很平静,和之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重活一次】和张友东比起来,她在华夏电力的影响力可是【重活一次】非同小可的,这一番话自然更有分量,让其他的那些人,也是【重活一次】不由自主的点头称是【重活一次】。

    “可是【重活一次】我们身为央企,稳定是【重活一次】我们最基本的要求,赚钱并非是【重活一次】我们的要目的!”张友东依旧是【重活一次】据理力争一般的对着岑青说道,丝毫不示弱的样子,看到他的表现,众人更加笃定他今天绝对是【重活一次】有些反常。

    “我们应该用创新和展的眼光和思想去看待问题,事实证明,因循守旧的老套思想,终究会被市场所淘汰,特别是【重活一次】在这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里面,按理来说,张总你更加年轻,思想应该更加开阔才是【重活一次】,怎么现在看来,你比我这老太婆都要保守呢!”对于张友东的据理力争,岑青游刃有余的反驳道。

    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唇枪舌剑,其他的那些高层们,一时间都有一种傻眼的感觉。

    实在是【重活一次】太刺激了,平日里,大家好歹还保持着一种表现上的和气,多久没有出现过如此激烈争论的情景了,特别是【重活一次】争论的,不过只是【重活一次】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小项目而已。

    “岑总如此执着于这样一个项目,丝毫都不顾这个项目可能给公司带来的巨大风险,是【重活一次】不是【重活一次】这里面有什么利益方面的事情呢!”眼看着自己在和岑青的争论当中已经落入下风,张友东便有些口不择言的胡搅蛮缠起来。

    只不过他的话音刚落,会议室里顿时一片安静,众人全都用一副诧异的神色看着张友东。

    这家伙疯了!

    这些话是【重活一次】能够在这种场合之下随便开口的么?要知道对方可是【重活一次】岑青啊!

    果然,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岑青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眼睛微微眯起,看着张友东,沉声说道:“张总的话是【重活一次】什么意思?是【重活一次】在说我为了个人私利才推动这个项目的么?不知道张总有什么实际证据?你敢为你所说的话负责任么?”

    一连串的质问从她的口中说出来,虽然语气依旧平静,但是【重活一次】在场不管是【重活一次】谁,都能从她的话语当中,听出来几分生气的意味。

    岑青就是【重活一次】岑青,她一生气,那股气场顿时让整个会议室里的气氛都变得凝重起来,就连周边的温度好像一下子下降了不少,给人一种隐隐的寒意。

    张友东的额头上一下子渗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他显然也是【重活一次】意识到自己刚刚被岑青一激,有些口不择言了,可是【重活一次】在这个时候,又不能对着岑青道歉,所以他不由得沉默下来,脸色也是【重活一次】有些难看。

    此时的张近东,仿佛一下子成了整个会议室里漩涡的中心,而其他的那些高层们,明智的保持了沉默,同时屏住呼吸,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任由张近东承受着岑青的压力。

    “张总也是【重活一次】年轻气盛,偶尔考虑不周,说错了话,也不是【重活一次】不能理解的事,年轻人嘛,说话那里会想我们这些老家伙这般油滑。”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慢吞吞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将这份让人窒息般的气氛给打破。

    岑青不由得转过头去,随即便看到坐在自己身边,时任华夏电力总经济师的袁泽宏,正慢条斯理的看着众人,脸上还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

    岑青皱了皱眉头,这袁泽宏,平日里便和自己明争暗斗的,颇有些不安分,现在他忽然开口,显然并没有存着什么好心!

    果然,等到众人的注意力全都因为刚刚的话而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袁泽宏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这才慢吞吞的继续开口说道:“张总做事到底还是【重活一次】欠了几分火候,不过出点总是【重活一次】好的么,都是【重活一次】为了公司,而且吧,我觉得张总所说的那些话,并非是【重活一次】没有道理,虽说在岑总的带领下,现在公司的市值增长了七八倍不止,不过从今年大会之后,都在强调稳定的问题,我觉得,对于我们华夏电力而言也是【重活一次】如此,我们终究不是【重活一次】一家只为了盈利而生的攻势,而是【重活一次】肩负着国家重要使命的央企,稳定大于一切,所以对于这个项目,我也不建议贸然开展……”

    今日第二更。

    感谢书友“一出一进”5oo起点币的盛情打赏,鞠躬致谢!
友情链接:最强狂兵  大明元辅  明朝败家子  全民领主  民国谍影  全球灵潮  神豪之娱乐天下  极品家丁  北宋大表哥  绝世邪神  情话网  房贷计算器  五代梦  穿越小说  超强吸妖器  莽荒纪  个性说说  都市之神级宗师  锦衣夜行  笔趣阁  极品家丁  最强特种兵王  扶蜀  论文大全网  杀神白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