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宁远的父亲白弘接到电话之后,很快便赶过来了。

    这个年代,电动自行车虽说是【重活一次】已经逐渐流行了起来,不过一辆车动辄两千的价格,还是【重活一次】让白宁远的父母舍不得掏这笔恰局鼗钜淮巍慨。

    或许是【重活一次】因为李淑玲有些语焉不详,所以白弘一路焦急的骑着自行车赶过来,虽说还是【重活一次】春末,但也是【重活一次】热出了满头大汗。

    “爸,擦擦汗吧!”白宁远将毛巾递到白弘的手中,对着他笑着说道。

    白弘听到白宁远的话,脸上顿时露出几分诧异的神色,这小子,今天这是【重活一次】转性了?居然还知道心疼人了!虽然这么想着,但白弘还是【重活一次】接过了白宁远手里的毛巾,然后擦了起来。

    “叫我过来,有什么事?”稍稍稳下来之后,白弘就将毛巾挂了起来,然后这才对着李淑玲问道。

    “呐,问你儿子吧,是【重活一次】你儿子说有事要和咱们商量!”李淑玲朝着坐在那里一副正襟危坐模样的白宁远努了努嘴,然后说道。

    “他能有什么事,你还不知道他!就为这把我大老远的喊过来,简直就是【重活一次】瞎胡闹!”听到李淑玲的话之后,白弘不由得满脸都是【重活一次】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只是【重活一次】当他看到李淑玲脸上那不似开玩笑的样子时,不由得也是【重活一次】逐渐收敛了起来,看了看白宁远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再看看自己的妻子,然后才试探性的问道:“不是【重活一次】在瞎胡闹?”

    白宁远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李淑玲和白弘说道:“爸、妈,你们过来坐!”

    看着自己儿子那从未见过的认真表情,白弘也是【重活一次】一愣,看到李淑玲坐下之后,他也是【重活一次】一脸疑惑的坐了下来,不过至少是【重活一次】心中也是【重活一次】开始变得重视了起来。

    而白宁远的姑姑,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便主动到了门口,去看门。

    “有什么事就说吧!别耽误了上课!”白弘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然后对着白宁远说道,他这块手机,还是【重活一次】90年代末那会置办的爱立信,当年的时候确实很牛,但是【重活一次】现在再看,明显已经开始落伍,而在白宁远眼里,更是【重活一次】老掉牙的老古董了。

    听到白弘又提到上课的事,白宁远在心里撇了撇嘴,不过脸上却是【重活一次】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只是【重活一次】略一思索,然后看着父母,带着几分严肃的模样问道:“爸、妈,这房子的事,我认真考虑了一下,觉得咱们应该买下来!”

    “你怎么知道的!”白宁远话一出口,白弘不由得当场愣在了那里,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今天早上我从我妈那里听说的!”白宁远顿了一下,然后不卑不亢的开口道。

    “你刚刚说什么?买下来?”白弘点了点头,又继续对着白宁远问道,眼睛里还带着几分震惊的神色,而李淑玲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重活一次】显然她也是【重活一次】被白宁远刚刚的话给惊到了,眼睛眨也不眨的一直盯着白宁远看个不停。

    “没错,爸、妈,你们应该也能知道,单以这个房子的地角和面积来说,四十万,一点都不贵,简直可以说是【重活一次】物超所值!”白宁远一脸认真的说道,眼看着父母都是【重活一次】一副认真听的样子,白宁远又继续说道:“爸,从这两年开始,首都、沪浦、鹏城这些大城市的房价一路看涨,比起之前来,简直是【重活一次】翻了好几番,所以未来这房地产将会成为热门行业,而且你们听说没有,从去年开始,咱们市里已经将北面那一块划为了开发区,那些大的企业都在拿地,为什么,因为未来几年,人越来越多,地越来越少,所以这地价将会越来越贵,同样的,地价贵了,这房价就会像坐着火箭一般飞快的往上涨,另外咱们中国人都有个毛病,那就是【重活一次】买涨不买跌,眼看着这房价越是【重活一次】上涨,买的人就越多,恶性循环之下,就会吹起一个大的泡沫来,而这个房子面积大,又是【重活一次】处在路口处,连接商业区和住宅区,简直就是【重活一次】一块福地,要是【重活一次】买了它,多了不说,两三年内翻一倍应该是【重活一次】没问题,话又说回来,就算是【重活一次】房价没涨,咱们守着这个地方,租个十年八年的,还愁回不了本?”

    白弘和李淑玲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白宁远,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两口子的眼神中都带着同样的含义——这还是【重活一次】自己的儿子吗?

    所谓知子莫若父,对于自己这个儿子是【重活一次】什么性格,白弘和李淑玲可是【重活一次】知道的清清楚楚,什么时候这个小子竟然变得如此健谈了?而且这满嘴的大道理,是【重活一次】从哪里来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说的,似乎还有那么点道理。

    尤其是【重活一次】李淑玲,昨天被房东告诉这件事的时候,就一直对这房子念念不忘,听完白宁远说的之后,再度挑起了她心中的念头。

    倒是【重活一次】白弘,眼中分明也是【重活一次】带着几分意动的神色,毕竟儿子说的那些,他也是【重活一次】有所耳闻,尤其是【重活一次】最后那句,两三年翻一倍,这样的好事可是【重活一次】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

    不过白弘想的也更多一些,他的性格里本身就带着几分谨慎,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就算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重活一次】这钱从哪里来?这可不是【重活一次】个小数目,四十万啊!我跟你妈手里面满打满算的,也就有三四万的积蓄,这还是【重活一次】预备你要上大学的花销,哪里有钱买这房子!”

    “这便是【重活一次】我要跟你们说的第二件事!”白宁远轻声的回道,他抬起头来,看着父母眼中的那丝无奈,咬了咬牙,然后鼓足勇气说道:“爸、妈,我想休学,不准备参加今年高考了!”

    “你说什么!”白宁远话音刚落,白弘就猛地站了起来,瞪大了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白宁远,一副要暴跳如雷的模样。

    若是【重活一次】以前,看到父亲这般模样,白宁远定然会吓得唯唯诺诺,但是【重活一次】眼前的白宁远却是【重活一次】后世那个三十岁的灵魂,他勇敢的跟白弘对视着,然后认真的说道:“爸,您别激动,听我说,眼下这艺考的成绩都下的差不多了,但是【重活一次】我手里就一张湘州工学院的合格证,虽说可以去参加高考,但是【重活一次】我艺考的成绩太差,就算是【重活一次】高考成绩再好,今年恐怕也很难考上了,反正都是【重活一次】要复读,与其在学校里浪费时间,不如将把这时间拿出来做些其他的事情,然后做好准备,明年再考,爸,虽然我这么说你可能不太相信,但是【重活一次】我还是【重活一次】请你相信我一次,给我一年的时间,我有很大的把握,能够考上清木,前提是【重活一次】,无论我做什么,都请你不要干涉,而是【重活一次】全力的支持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宁远忽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父母,然后缓缓的跪在地上,一脸的郑重其事:“爸、妈,请相信我,我不是【重活一次】在吹牛,我已经长大了,我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对于挣钱,我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同时也不会耽误明年的高考,所以请你们给我一点时间,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你们的儿子,绝不是【重活一次】个庸才!”

    今日第一更,新书开张,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支持!

    ;
友情链接:玄界之门  极品最强大少  锦衣夜行  笔下文学  大明元辅  女性健康  哲夫当立  杀神白起  回到地球当神棍  全本书屋  经典古诗词  大魏宫廷  娱乐大头条  努努书坊  经典古诗词  逆剑狂神  字幕库  工作总结  我闺女是天师  玄界之门  作文大全  重生修仙我为王  极品家丁  落秋中文  超级兵王